原磊:新發展格局的內涵要義與構建路徑

經濟日報  |  2021-04-13

  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應對新發展階段機遇和挑戰、貫徹新發展理念的戰略選擇,也是事關全局的系統性深層次變革,需要從全局高度準確把握和積極推進。

  做到“準確把握”,就必須真正搞清楚“以暢通國民經濟循環為主構建新發展格局”以及“新發展格局絕不是封閉的國內循環,而是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的內涵要義;弄明白為什么要繼續用足用好改革這個關鍵一招,為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強大動力。

  做到“積極推進”,就必須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切實解決影響構建新發展格局、實現高質量發展的突出問題;扭住構建新發展格局目標任務,更加精準地出臺改革方案,發揮全面深化改革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關鍵作用。

  當前形勢下,構建新發展格局尚面臨不少新情況新問題,圍繞“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對“暢通國內大循環”“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的要求和部署,本版請兩位專家從多方面進行了探討,也期待理論界繼續深化研究,提出更多真知灼見。——編 者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對構建新發展格局作出了重要部署。立足新發展階段,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需要對其內涵要義有正確、全面的認識,并積極探索其實現路徑。

  “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深刻內涵

  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其核心要義在于充分依托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培育和挖掘內需市場,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和轉型升級,同時堅定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將國內經濟融入經濟全球化當中,實現國內循環和國際循環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相互促進。

  第一,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并不排斥國際循環,而是會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經濟循環是指產品或生產要素以供求關系為導向,在市場上進行優化配置的過程。市場根據地理范圍不同,可以分為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因此經濟循環也被分為國內循環和國際循環。事實上,在開放的全球經濟大背景下,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很難割裂開來,而是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的。從產品市場來看,擴大內需會同時帶來本國商品和進口商品的消費增長。從生產要素市場來看,國內大循環會帶來各種生產要素的優化配置,并會按照具體情況,適時適度地面向國際獲取和輸出一些生產要素。國內循環和國際循環是經濟系統中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的兩個方面,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非但不會限制反而會促進國際循環,而且能夠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

  第二,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并非“閉關鎖國”,而是以高水平對外開放打造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改革開放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巨大成就的重要法寶,更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招。在新形勢下,我國要進一步敞開大門,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長期以來,我國有些產業依賴于外需的重要原因在于,這些產業被長期鎖定在產業鏈低端環節,只能依靠大規模出口低附加值產品來獲得微薄利潤。現階段,強調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就是要改變這種狀況,實現供需平衡,其實質就是要優化生產要素配置,打造現代產業體系,實現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以高水平對外開放打造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

  第三,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并非應急之策,而是適應經濟發展階段變化的長期戰略。過去,我國主要依靠外延式增長打造完整產業體系,使經濟規模迅速擴大;發展到今天,必須依靠內涵式增長,通過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從長期來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貫徹新發展理念,是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手段。進入新發展階段,科技創新和制度優化將越來越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生態環境將持續改善,經濟發展不再以犧牲資源環境為代價,節能環保產業成為支柱型產業之一,綠色消費成為內需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還會通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推動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人民,為保持經濟長期穩定發展夯實重要基礎。

  第四,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并不會帶來“內卷化”,而是有助于提高自主創新能力。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非但不會導致個別學者所擔心的經濟的“內卷化”,反而有助于形成以自主創新為導向的創新型經濟體。首先,破除制約生產要素流動的各類障礙,會更好地發揮市場機制的決定性作用,實現資源的自由流動和優化配置。其次,伴隨著我國加大對高新技術產業和“新基建”等領域的投資,能夠形成對生產要素的引導效應,實現轉型升級。再次,有利于促進創新要素充分流動、構建創新產業體系、搭建創新平臺、提高創新活力、優化創新環境,從而提高我國自主創新能力。

  “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有效路徑

  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應著力加強產業戰略布局、暢通商品和生產要素流動、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加大“新基建”投資、推進產學研協同創新,積極探索有效路徑。

  加強產業戰略布局。目前,我國很多產業在發展過程中依賴國外企業的核心技術和零部件供應。有關部門應從戰略角度進行產業戰略布局,對一些戰略性、先導性產業聯合攻關,將一些影響我國產業國際競爭力的關鍵環節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因此,應全面梳理我國各個產業發展現狀和趨勢,研究存在哪些“卡脖子”環節,以及如何通過加大基礎投資和推動商業模式創新,凝聚國內外優勢資源實現這些產業的突破發展。

  暢通商品和生產要素流動。商品和生產要素自由流動是實現經濟循環的必要前提,但目前還存在一些體制機制障礙,制約了循環體系的高效率運行,需要進一步深化改革,破除體制機制障礙。一是要優化市場環境。完善保護公平競爭的相關法律,加強企業信用體系建設,整治壟斷行為,進一步貫徹落實減稅降費措施。二是要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完善土地、人才、資本、數據等要素的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促進要素自主有序流動,健全要素市場運行機制,進一步激發全社會創造力和市場活力。三是要加強市場平臺建設。加強信息平臺、交易平臺、金融平臺等的建設,完善公共服務功能,充分發揮其在促進商品和生產要素流動中的作用。

  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深化對外開放是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應有之義。立足新發展階段,進一步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可在以下方面發力。一是推動制度規則與國際接軌。繼續在“一帶一路”和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中積累經驗、大膽創新,建立與國際高標準貿易投資規則相接軌的制度框架。二是對在我國境內注冊的各類企業平等對待、一視同仁。按照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對企業投資活動進行管理,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三是進一步放寬外資準入的行業領域。按照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要求,擴大交通運輸、金融、教育、文化、醫療等服務領域的對外開放。四是更加注重開放質量。提高我國在國際分工體系中的地位,增強產業國際競爭力,改善企業經營效益。

  加大“新基建”投資。新型基礎設施是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的載體。目前,大數據、云計算、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5G為代表的數字技術正在加速融合發展,數字資源已經成為重要生產要素。要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占據先機,就要加大“新基建”投資,為“雙循環”提供持久支撐。一是適當合理地超前投資。要有前瞻性,搶抓產業數字化、數字產業化機遇,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抓緊布局數字經濟等新興產業。二是推進區域統籌建設。根據各地區經濟發展階段和產業結構,對“新基建”進行統籌規劃,注重差異化推進,避免重復建設和同質化。三是注重市場化運作。有效吸引社會投資,提高投資效率,使投資者獲得合理回報。

  推進產學研協同創新。構建新發展格局最本質的特征是實現高水平的自立自強。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我國必須加大研發投入,推進產學研協同創新,在關鍵領域取得原創性和基礎性的重大突破,才能在全球競爭中占據制高點、掌握主動權。一是加大對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的支持力度,瞄準前沿方向開展前瞻性基礎研究。二是組建產學研創新聯合體,構建多方位的研發體系,加強科技成果轉化。三是堅持開放式創新,最大程度激發全社會創新活力,凝聚優秀科研力量,提高研發效率。

責任編輯:侯歆鈺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