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思考】促進新職業規范發展 為產業升級奠定人才基礎

中工網-工人日報  |  2021-02-22作者:張成剛

  張成剛

  觀點

  新職業是產業發展的必然結果,是產業分工、整合和分化在就業領域的體現,代表了我國產業創新的趨勢與產業發展的方向。新職業由技術進步、組織與商業模式變革以及需求升級三種力量共同推動產生,要促進其規范發展,發揮對創新與產業升級的支持作用。

  人類社會正在經歷深刻的技術變革。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新材料、生物科技等新技術的應用推動了新經濟、新業態、新模式在我國的迅猛發展,相關產業不斷優化升級,市場規模呈爆發式增長,帶動出現一批技能要求新穎、專業性強的新職業。新職業是產業發展的必然結果,是產業分工、整合和分化在就業領域的體現,代表了我國產業創新的趨勢與產業發展的未來方向。

  新職業大量涌現

  我國高度重視新業態、新動能的發展,并不斷將其中發展較為成熟、價值引領作用明顯、對未來產業支撐作用巨大的職業類別固定下來,形成新職業。2019年至今,人社部共向社會發布了3批共38個新職業。這些新職業中既包括能帶領廣大農民致富、提升農業經營主體經營管理水平的農業經理人,也有與數字經濟密切相關,能夠賦予人工智能人類感知的人工智能訓練師,更有智能制造工程技術人員、集成電路工程技術人員等幫助國家提升智能制造實力、突破芯片等薄弱環節的前沿職業。除了已公布的新職業外,還有大批在工作任務、技能要求、組織模式等方面不同于以往的新職業不斷涌現。

  新職業的出現,對于引領產業發展、促進就業創業、加強職業教育培訓、增強對新職業從業人員的社會認同度等都具有重要意義。新職業的誕生為社會創造了大批優質的就業機會,為勞動者提供了更為廣闊的職業發展空間,有利于改善相關行業從業者的就業質量與職業前景,為相關產業升級奠定人才基礎。

  三種力量共同推動新職業產生

  通過分析兩年來國家已公布的新職業以及參與申報的眾多新職業,可以發現,新職業的出現是我國經濟結構深層次變革與升級帶來的趨勢。新職業并非簡單的職業內容更新,而是由技術進步、組織與商業模式變革以及需求升級三種力量共同推動產生,代表了各行業的發展方向與人才需求方向。

  技術進步推動產業結構升級,由此產生高端專業技術類新職業。例如,智能制造工程技術人員新職業的出現反映出智能制造是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建設制造強國的方向。工業互聯網工程技術人員反映了新一代網絡信息技術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催生連接產業體系內的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工業機器人系統操作員與運維員反映了制造業中工業機器人在生產線大批量應用,以及對相關人才的需求。

  技術進步也推動了生產要素的多樣化,特別是數據和管理成為當前時代價值創造不可或缺的生產要素。數字技術向各行業快速滲透,企業數字化轉型需求迫切,數字化管理師、在線學習服務師、全媒體運營師等新職業應運而生。以數字化管理師為例,該職業可以幫助服務、制造、建筑、教育培訓等多類行業企業搭建數字化管理體系、實現管理流程再造,從而提高企業運營效率。

  組織與商業模式變革最典型的是平臺商業模式的出現。平臺商業模式是利用數字技術連接兩個(或更多)特定群體,并為其交易提供互動機制的商業模式。平臺商業模式可以改造傳統職業,實現效率升級與服務質量的改善,也可以產生服務范圍更廣、對接客戶更多的新職業。被親切地稱呼為“外賣小哥”的網約配送員穿越大街小巷,成為鏈接商戶與消費者的橋梁;網約車司機的出現改善了大眾的出行體驗與服務質量;互聯網營銷師更是促進了企業營銷、消費者選購商品新形式的形成。

  需求升級是新職業大量產生的推動力量。隨著我國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社會需求升級趨勢明顯,消費需求領域不斷細分,迫切需要更規范化、職業化的從業者提供服務。健康照護師、呼吸治療師、出生缺陷防控咨詢師、康復輔助技術咨詢師等新職業體現了全社會健康、照護、養老、食品安全等社會需求的提升。以老年人能力評估師為例,該新職業可以幫助識別老年人的認知能力、精神狀態和感知與溝通能力,是適應老齡社會對養老服務個性化和精細化的需求而產生的。隨著消費空間不斷擴容,電子競技運營師、調飲師、建筑幕墻設計師等細分消費領域新職業廣泛出現。

  發揮新職業對創新與產業升級支持作用的建議

  國家公布的新職業僅是近年來出現的各類新職業的一小部分,還有大批新職業將破土而出或逐步成熟。

  未來,技術進步、組織與商業模式變革與需求升級三種力量將繼續推動更多新職業的產生。更好地以新職業為抓手,推動勞動力市場發展對創新與產業升級的支持,應該做好以下幾方面。

  一是引導勞動者有序進入新職業。通過廣泛宣傳新職業,提升新職業社會認知度,引導人才不斷進入新職業,為產業升級提供更大助力。在高校和高職院校,有必要建立一支有專業化理論水平以及豐富市場與實踐經驗的職業指導工作者隊伍,為青年從業者提供新職業從業咨詢,幫助青年從業者完善職業生涯規劃。同時,應加強對新職業從業者的職業意識教育,增強職業認知和職業忠誠度。

  二是創新新職業人才發展機制。開展新職業公共培訓,加大培訓資源供給,建立長效學習機制,構建完善線上培訓系統,推動新職業培訓發展,支持鼓勵勞動者積極參與新職業技能培訓。通過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推動新職業職業教育發展。構建新職業人才培養體系,完善新職業技能形成機制。

  三是幫助從業者樹立正確的職業觀。從業者特別是青年從業者應轉變職業價值觀,從關注工資待遇、安全穩定舒適等外在職業價值觀轉向關注職業是否富有挑戰性、是否具有自主性、是否符合個人興趣愛好,是否能發揮個人的智慧和才能等內在職業價值觀,這樣才能保持更長久的職業競爭力。

  四是促進新就業形態類新職業規范發展。鼓勵平臺企業在發展中承擔相應責任,除社會保險外,應鼓勵并支持互聯網平臺企業為從業者設計商業保險,利用市場力量管控和分散風險,政府可予以財政補貼或稅收優惠。通過政策法規,以及推動廣泛的社會對話界定新就業形態就業市場的交易規則,明確平臺企業、消費者、勞動者在平臺中的權利義務邊界。

  (作者為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副教授、中國新就業形態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梅瀟予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